您的当前位置:AG视讯 > 亚洲球赛 >

北交大足球场上的82岁“小”将 科学踢球 以球会

时间:2019-08-12

  “我老伴儿、儿孙辈儿,都支持我,不管我踢球水平高不高吧,反正看着我身体好、心态好,就很满意。”

  下午四点半,夕阳褪去炙热,初夏的微风正好,北京交通大学(以下简称“北交大”)体育场,82岁的高洪洸脱去外套,露出白色运动T恤,上面印着“清华大学体育代表队50周年纪念”。

  “举重啊,可以说是一个基础项目,给我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力量基础,所以,我踢球的时候敢对抗。”年轻的时候,高洪洸经常参加行业内的比赛,球风刚猛,敢拼敢抢,“我是不太爱踢那种养生球的,踢球嘛,没点对抗没意思”。

  “我还是讲究科学,不盲目,至今,没受过什么大伤。”踢前热身,踢后恢复,毫不含糊。“我一般踢完,一定要把关节的汗擦干,不能着凉。然后,做做整理运动,再慢跑400米,让身体放松下来。”

  在北交大这块球场,高洪洸的出现,几乎是自带“粉丝光环”的。“1985年,刚来这儿的时候,还是土场呢。”高洪洸说,他看着北交大体育场一点点地变化,“如今,这里是我知道的,全北京唯一一个全年无休就过年休息四天,晚上还有灯光,还免费的球场,老百姓随便进,特别亲民。”高洪洸每天骑车往返,他说,在这儿结识的球友,有开车来的,有坐公交来的,“往北有昌平南口的,往南有大兴黄村的”。

  踢了一个多小时,第一拨踢球的年轻人去食堂吃饭了,高洪洸也准备收拾收拾,慢跑一圈,回家。他说这里每天一直到晚上九十点钟熄灯,都满场是踢球的人。“每次看到这么多年轻人都喜欢踢球,就觉得足球真的不愧是世界第一运动,真希望中国队能早点踢进世界杯。”

  “国内的球队,我最近几年除了中国队,比较喜欢看的就是国安,还有恒大。国外的球也看,去年世界杯,特别喜欢看克罗地亚队,这支球队整体性非常好,技术出众、配合也熟练,关键是球员特别拼,每场比赛跑动都很积极。”高洪洸说,他现阶段最欣赏的就是新科金球奖得主、克罗地亚队长莫德里奇:“莫德里奇踢球,满场都是他,虽然是个中场,但是前中后场都能看到他,进攻防守都能发挥关键作用。”

  7月22日正式进入二伏,北京高温蓝色预警继续生效。入夜以虽然有一场降雨,但周二继续高温天。本周,防暑降温依旧是重点。

  “2分18秒,还行,正常水平。跑完以后,现在的心率是144(每分钟)。踢球前,要充分活动开,把心肺功能提上来,这一圈,我都看着时间,不能慢慢溜达。”在一组牵拉热身训练后,高洪洸完成了一圈标准400米“心肺提升”。接下来,一边调整着呼吸,一边继续牵拉,“这些热身训练啊,都是我多少年积累下来的。”

  对一个踢球的人、对一个中国球迷来说,中国男足是一个永恒的话题。高洪洸踢球、看球几十年,早就过了为一两场球而兴奋喜悦、伤心落泪的年纪,他说自己每周会挑几场球看,但不追星,也不是某支球队的死忠,而是单纯品味足球的魅力。

  “我先跑个400米,热热身,一会儿下场地,跟孩子们踢两脚。”老爷子手里捏着手机,他说,要掐下表,对跑圈速度有要求。

  7月8日(周一)起,北京将执行新一轮机动车尾号限行轮换。具体限行尾号为:星期一4和9,星期二5和0,星期三1和6,星期四2和7,星期五3和8。

  高洪洸自谦,在举重队,自己属于“基本素质一般的”。但实际上,在当时的建筑学院,他运动成绩名列前茅。大学毕业后,他进入建筑设计行业工作,但依然在什刹海体校参加业余举重训练。1964年,高洪洸获得北京市职工运动会次轻量级第三名。与此同时,足球他也一直没冷落。

  此时的球场上,已经聚集起许多足球爱好者,其中,年纪小的十一二岁,年纪长的四十出头,他们都有两个共同的特点,一是喜欢在北交大这块球场踢球,二是全都认识高洪洸。

  1937年,高洪洸出生在西直门,从小喜爱体育运动,真正与足球结缘始于在足球传统校北京七中读书期间。“我们七中,出过好几个后来进北京队的,但是那些名字都太久远了,现在的孩子们都没听说过。”高中毕业,高洪洸考入清华大学建筑学院。清华“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”的口号深深影响了高洪洸此后的人生观。“清华大学的体育氛围非常好,我正好也有点运动基础,就参加了学校的举重队。”他指指身上穿的这件T恤,“这就是2004年参加清华大学体育代表队50周年纪念时领取的”。

  2019年高考6月8日正式结束,6月23日(周日),学生可以通过北京教育考试院查询高考成绩。6月25日至29日,考生进行本科志愿填报。

  在自己的足球理论里,高洪洸最看重球员的跑动能力,这也是他个人的踢球风格,延续几十年未曾改变。所以,他也希望中国男足的球员能在球场上不惜体力、寸土必争。

  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也不跳操,高洪洸老爷子通过足球,结交朋友,让退休后的生活格外充实。没有糖尿病,血压也比较正常,为了配合踢球,他练跳绳、练腰腹、练柔韧,把自己的身体管理得井井有条。

  足球是一门全世界共通的语言,会踢球的在一起,几脚传球,就等于是相互说话了,特别容易沟通。高洪洸甚至在去国外出差时,都能利用足球这门语言,融入当地的足球环境。“有一回是去沙特出差,发现那边村镇的足球场,也有很多人踢球,我就抽空去踢了几脚。”踢完第一次,当地人就认识了球场上这位唯一的中国老爷子。第二次,就主动叫上高洪洸,甚至后来还开车带他去球场。

  从34年前的1985年开始,高洪洸就在这块球场踢球。而他的追球历史,要追溯到60多年前,那时候,他是标准的足球小将,现在已是耄耋之年。“嗨,大爷现在也还是小将,那体力真不是盖的,能跑。”在北交大土建学院读大二的小李,正等着高洪洸热身结束,他说,大爷踢球的频率跟年轻小将无异。在北交大这块球场,高洪洸就是一个不老的传奇。

  7月15日(周一),“花开四季”主题列车将在北京黄土店站首发,将北京市郊铁路怀密线打造成为“第二条开往春天的列车”。

  “现在中国足球的问题,很多专家谈了很多了,我个人有点儿不成熟的想法,就是觉得联赛里踢得好的球队,还是外教、外援占主导,包括国安、恒大。前几天踢亚冠,国安外援进不了球了,这不就输给全北现代了吗?这不行,位置、机会都给了外援,咱们自己的球员越来越不会踢。”高洪洸觉得,如果有一天,中超联赛里面,大部分表现出色的强队都是由中国教练执教,队内起核心作用的都是中国球员,那么,中国足球距离参加世界杯也就不远了。

  58岁,高洪洸参加城建集团运动会,获老年组1500米第五名。60岁,他代表城建设计院与中国围棋队进行足球友谊赛,与常昊等国手较量。67岁,他参加中机集团全国运动会,获得老年组1分钟跳绳第二名。74岁,他还参加了中元设计院8人制足球联赛。

  场下亲如一家,场上又是另一番模样。“我不会躲着踢,他们也都不躲我,场上不分年龄。”高洪洸擅长踢前锋和中场,但现在,他更喜欢先守门。“我守门啊,是为了先观察,看双方球员的特点,进攻习惯、防守习惯等等。等过会儿,我再上前面去,进球机会就比较容易把握了。”果真如他所言,一上球场,高洪洸就先退到了门前,以守门为主。对方进攻球员带球射门,他甚至不惜单膝跪地封堵。几个回合之后,他见本方控球,便开始伺机插上。待接近对方门前,正好队友一个高空球传到了位,高洪洸跳起,头球攻门稍显遗憾,球顶偏了。但他在场上从守到攻,全情投入,一点不像个82岁的老年人。“这球,就得认真踢,大家都知道,被进球了要做俯卧撑的,不含糊。”

  高洪洸退休之后,又接受返聘,一直工作到2016年。“彻底成为宅男,也就三年。”“宅”下来以后,高洪洸踢球的次数更多了,只要天气好,他就到北交大踢球,平均每周有两到三次。2017年,他自己记录,踢了260次,进了250个球。2018年,有些小伤,踢球次数减少一半。今年,踢球次数预计能恢复到2017年的水平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AG视讯